AMMD LYN

一个在各个深深浅浅的坑逗留的文笔渣
请各位大神多多指教
谢谢
琳达

大家参加吧:)

 @我就是人 

 @普布莉污斯 

 @ROBOCRY 

@Hamilton Fans/Trash

不一定需要唱歌,但是唱唱好玩点嘛;)

谁看得出这是Hammie 和Laurens哈哈哈
我是画渣。

猜猜我看完了什么:):):)

Who lives who dies who tells your story?

https://lh3.googleusercontent.com/-E--brcCTnUE/V4tELa0FWDI/AAAAAAAA3x0/85jd1DXzE3oIyaaaCR_fjvdN2pxuMuTtQ/w584-h1037-p-rw/16%2B-%2B1

If only I would have listened

MAJOR HISTORICAL INACCURACY

OOC

高虐??

CP: Lams

一发完

不喜慎入


John Laurens stared down blankly at the tombstone of Alexander Hamilton. His brother during the Revolutionary War; his intimate friend through letters, the person whom he adored now lay stone cold, buried deep in the soil of the nation he helped create.

Alexander was always running out of time; he had no time to fully love or understand the world that he did not belong to. He had no time to waste on his emotional feelings, burying them deep inside his heart where no one would be able to excavate them. He was out of time to look back on all he had accomplished and to feel accomplished. If Laurens was given a second chance to meet with Hamilton, he would confess all his love for him and tell him all he had worked for all these years was not forgotten. He would tell him that he finally had a place in this country, not as an outsider, but a true founding father of the United States. If only he would have listened to his own desires for Hamilton instead of waiting there in the shadow, watching him marry someone else who is just like him, probably even better.

Looking upon the name chiseled on the marble tombstone, Laurens regretted making the decision of going to the duel and making Hamilton his second. If he didn't make Hamilton his second during the duel, if Hamilton never saw the duel happen, would he not have died? Would Hammie (Author:I'm addicted to that nameXD)still be here, writing letters to him telling him everything?

"If only I would have listened to my instinct to give him at least a hug, maybe a brotherly hug to show that I supported him before he left. Would he have lived a less tortured life?" 

Laurens fell into his thoughts, contemplating what could have happened and what would have happened that would have kept his Ham from the tragic ending. Yet none of those happened, which resulted in Hamilton's death.

Laurens caressed the tombstone with his hands, slightly stained ink through continuous letter writing and letter reading. He wondered when the stains would be gone; he wondered whether he could ever get over the lovely person who he never got a chance to listen to in the end.



伞修点文 虐

http://www.lofter.com/blog/galactic7seeker


写的真的不好。

OOC!

实在对不起 @江萩 


连环梦梗 


现实一方会死 (而且不是伞哥!!!)


注意:双方都虐?


不喜慎入!x10086


虐???


提议可以



又是那个人,穿着一件沾满血的军装,躺在支架上,脸上的伤疤衬托着少年惨白的脸颊。少年似乎很平静,好像刚刚打完的血腥战场只是一场儿戏。这时,另外的一个人走进来,那个人似乎就是自己,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牛仔裤,一件白色的衬衫。自己手中捧着一把制作细腻的长枪, 那把枪曾经是那个躺在支架上的人最宝贝的武器,制作这把枪花了这人大半生。现在这件物品落在自己的手中,完好无损。
这时,一个穿着黑色帽衫的人走到自己旁边用力拽着他的手,把他拉到墙角边。因为背对着那个人,所以不知道是谁。
“都是你的错,”
他们来到了一个墙角的阴影处,那人脱下帽衫。一个头金色短发的少年愤怒得看着自己。不,这个人就是他,这一定是另个世界中的自己用在梦中的时间跟他对话。梦中的他拉着他的衣领将他拉到和自己近距离平视。
“苏沐秋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要让他走!为什么要他离开我!”
然后在自己还没来得及反应时, 对方的拳头就打到他的脸上。眼前的视线突然变成一堆布满裂纹的玻璃。自己却没倒下,梦中的他用来打他的拳头却开始流血。
血慢慢地将梦中的自己融化,直到整个拳头变成一滴在碎玻璃片上的血迹,人也消失了。自己转过头来,却又看到梦中的苏沐秋布满伤痕地走向自己,脸上布满泪痕和伤疤,像哭了了一整个星期。就如自己得知叶修上了战场后看到最后一张关于他踪迹的一行字一摸一样。梦中的苏沐秋将一只无血色的手轻轻地搭在自己的肩上。
“求求你,不要和我一样...“
然后梦中的自己就消失了,就如他来的时候一样突然。自己转过身,却进到了另一个梦中的空间。这个空间他站在悬崖边上拉着一个人的手。他转过头看到拉着自己的手的正是自己失去的那个人。
“沐秋,我要走了。”
于是那个人就背朝悬崖往后一跳,留下自己呆呆地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眼前。他想移动自己的身体拉住他,但是自己在梦中就定在那一个时刻。悬崖消失了,不知从哪里来的水开始将他的身体淹没。当他尝试转过身来寻找水源时,却发现自己被水淹没过的身体部位全都变成了碎布料,朝自己浮向的越来越远。现在自己只剩下上半身随着水漂流着。
他看到一束刺眼的光芒从乌云密布的天空中照在自己身上,似乎要将自己给吞没。开始下雨了,豆大的雨点打在自己身上竟然还敲出他的闹钟铃声的节奏。
然后他醒了。
叶修焦急地看着病床旁的苏沐秋宁静安详的面孔。这时,苏沐秋的闹钟铃莫名地响了。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醒了。苏沐秋首先在屋子里慌乱的张望了一会儿,当他的眼神看到叶修时,就平静了下来,躺在病床上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一群人,当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时问自己为什么在病床上时,自家妹妹就扑到自己身上,趴在自己身上大声哭。叶修也扑了过来,两手将苏沐秋和妹妹一起抱住。等等...
“叶修说好嫁给我哒的你竟然敢出鬼👻吃我们妹妹豆腐!”
“哥什么时候说会嫁给你啊?要嫁也是你嫁我。”
“等会儿床上见!”
“你确定你要在你亲妹妹面前做♂?”
苏沐秋就这样闭上眼睛将叶修的下巴拉近一口吻上去了。可是当嘴碰到的,却是空气。冰冷的雨点打到手指上,仿佛在嘲笑他的无知自己站到了一个墓地旁,看着叶修和妹妹站在一碑墓前,叶修抽着烟,沐橙拉着叶修的袖子。雨将墓碑打湿了,叶修和沐橙盯着墓碑很久,然后离开了。他们走到马路上,叶修拉着沐橙的手,一辆卡车在他们的视线死角飞奔而来。自己想对他们大喊一声:危险!可是张嘴的时候,什么声音都发不出。自己最心爱的两个人依旧在马路上走着,对飞奔过来的卡车的存在毫无意识。自己飞奔到卡车的面前,尝试挡住叶修和妹妹卡车撞到自己身上,却没骨头碎裂的感觉,反而卡车直接穿过了自己,就如穿过空气。当自己转过头时,沐橙一脸惊恐地看着地上。叶修躺在地上,淡红的嘴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你跑到他面前,想要抱着他的头痛哭。
可是哭有什么用,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苏沐秋从梦中醒了过来。
28岁军人叶修在战场上xx年xx月xx 日因为帮助战友挡敌人的兵火被迫靠近悬崖掉入深海,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活着的音讯。“我当时为什么要放手?”
苏沐秋开始后悔。可是世界上从来没有后悔药

包罗

一发完结

7 years 歌为灵感,全文主题和歌里的会有点关系。

全程剧情崩坏

谢谢 昳大大的点文 推迟很久了很抱歉。

@昳

多年没好好学语文的我发现我还能打字已经很欣慰了。

错别字预警

作者脑残剧情不要打…

七岁--
包荣兴曾经有一个很好家庭,但是在一次大火灾中分散了。他被流浪在街头上,自己剩下的爷爷没有钱让自己上学,家里破产的一分钱都不剩了。虽然生活很艰苦,但是至少比什么都没有好。
在自己七岁时,爷爷去世了。失去亲人的包子哭哭啼啼地走在马路街头上,被一位流氓看到了。那个流氓看着包子觉得很像自己以前小时候的模样,大发慈悲就把包子带回自己家,像对儿子一样对他。流氓并不知道怎么教包子,他唯一会用的东西就是街头打架,赌博。于是他就教包子怎么打架。后来发现包子很喜欢用东西砸人,就教他用板砖了。包荣幸每天练完后就会来到附近的幼儿园看着在玩耍的小孩子们,红扑扑的脸蛋洋溢着快乐。包荣幸呆呆的看着他们玩耍。突然有一小孩看到他,突然大叫一声:
“大家快看啊,流氓的孩子来啦!快逃啊! ”
随着几声尖叫,小孩子们都消失了。
“咦,怎么都跑了呢? ”
包子一脸不解地看着空空荡荡的游乐场。
“肯定是我太厉害了哈哈哈哈! ”
七岁的包子单纯的想着,突然看到一棵树后走出一个人,手中的书本几乎都要将一整个人给淹没了。
“咦?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包子跑到那个人面前。
那个人停顿了好久,回答道:
“复,复习。”
也许是回答的声音太轻了,包子似乎没听见,以为那个人很高冷。他一下就很高兴:
“好高冷矣,算了算了,看在你这么强悍的没被我吓到的份上,我就命令你成为我的小弟吧。”
那个人什么也没说只是张了张嘴,然后就被包子拥入怀中。从来都没有被拥抱过的罗辑,第一次感到陌生的温暖。

虽然从是从一个讲话很无厘头的人来的。😑😫😓

十一岁---

罗辑刚要从教室里的走出来,就被拥入某人的怀中,因为被压得太紧了其都喘不过来。
“喂...你不要压得那么紧,我气都喘不过来了。”
“对不起啦小弟,我只是太担心你了而已。”
“在担心你也不能每节课结束都跑到我教室门口把我给压的气都喘不过来吧!”
“小弟难道不想吗?”
“谁跟你说过我想的啊?”
罗辑现在觉得很恼火,这个包子,天天都黏在自己身边,就不会腻吗?
当罗辑以为自己的那句话将包子难倒了,他看到包子拿出一本书,封面上的字让他的脸越来越黑。
“谁告诉你<>是用来追小弟的啊!”
“小弟你竟然自己承认了!!!锐锐学长的办法果然有用! ”
罗辑:方锐我们来好好谈谈人生。

锐锐:祝你们性♂福♂快♂乐♂!
❴逃跑jpg.❵
看我真诚双眼,不是我干的哦!

十三岁---
十三岁的罗辑因为母上的气管炎因为城市的空气污染被迫离开原来都市里的学校,也离开了包子。临走时,他觉得很高兴,终于能够离开这个烦人的家伙了。但是当他坐在火车上时,手却不由自己控制的抱住自己的胸膛,仿佛那个人还在自己身边。想着那个人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扬。
包子啊,虽然我自己也不相信,但是我想你了。


包子这几天在学校一直在用空旷的眼神看着眼前的黑板。有时候还会情不自禁地笑起来。方锐看着他这几天一点也不像以前的自己好基友。方锐苦笑:
恋爱的人,果然OOC的最厉害。

20岁---
(不要问我时间为什么这么快。他傲娇他自豪不可以吗:))

七年过去了。那个以前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那个金毛犬的脸逐渐融入罗辑的梦中,每次醒来时,那个人的面孔又会变得模糊不清。罗辑想方设法地去记住那个面孔,可是他自己也清楚:有些东西,就比如思念,是数学这种理科搞不定的。
罗辑现在成为了一个数学教授,他再次回到了以前住的城市。自己住的城市和以前的样子差不多,可是以前的那个小孩的游乐场被一片荒地取代了。罗辑在以前住的城市晃着晃着就晃到一个网吧门口。他觉得实在没事干,就走进了那个网吧。那个网吧很宽敞,建筑也很新。他到前台去登记姓名。
“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
“好的,你想去有烟区去还是去无烟区。”
“无烟区。”
“好的。请去B区12号机器。如果有人在,直接跟他们说你要用就行了。”
罗辑来到了给自己的机器面前。在机器面前已经做了一个人。看了看那个人屏幕上的游戏,正是最近很火的一个游戏,叫荣耀。看着背对着他的人的游戏角色和他的对手PK,
罗辑汗💦: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用板砖!而且打法怎么这么无厘头!
竟然让他想起了一个人呢。
不可能他不是那个人,那个人不可能在这里。绝对不可能!
可是他却情不自禁地叫出了一
声:包子?
“小弟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等你等了好久了!”
包子头也不回地看着屏幕,丝毫都没有注意到罗辑满脸黑线。
“你tmd什么时候跟我说要等我啊! ”
罗辑的声音引起旁边的人的厌恶的眼光,罗辑用手将嘴捂住。包子这时才转过头一把抱住他:
“小弟!我想你想了好久--咦?你是谁?你好像我以前的那个小弟啊,眼镜镜👓片都没变。”
罗辑:…包子我就是啊……………
包子:那为什么………………..你长高了!方锐学长,快过来看啊,小弟长大了,从小弟变成老弟了!小弟你不用担心哦,即使你变老了,我还是会爱你的! ”
罗辑脸上的黑线差不多可以当作沥青铺路了(神脑洞。。。)他却忽视掉了包子最后一句话。
看着自家小弟/老弟/爱人满脸黑线地看着自己。包子一脸不解:“小
弟你难道不接受我的表白吗?”
“表--表白?”
等等,包子刚刚对他表白了?!
罗辑回想起包子刚刚说的话。脸瞬间就红了。
“怎...怎么会,我只是刚才没听清楚而已啦。“
”太棒了!点心学长,小弟接受我的求婚了!”
“等等等等!包子你刚刚不是在说表白吗?怎么突然变成求婚了?”
罗辑现在一头雾水,表白=结婚这件事有逻辑吗?虽然他表白会同意,但是将自己生命交给这个姓包名荣幸昵称包子游戏账号卡大号为包子入侵目前不确定有没有小号的人手里吗?突然他感到身后的墙震了一声,然后包子放大的脸凑到他面前(很像384酱会干出的事情。)
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罗辑的耳垂。用孤零零的声音小声地对罗辑说道:“小弟,难道你不想要♂吗? ”
罗辑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怎...怎么会...啊!”
”那小弟,我们直接洞房吧! ”
“咦?!!!!”

60岁---

罗辑和包子坐在沙发上,看着以前的照片。有些因为岁月的冲刷,已经开始泛黄。岁月也冲走了他们的容貌的精华,可是却留下了依旧留给对方燃烧的爱意,我等了你十年不止,何况在爱你至生命的终头呢?

---------------------------------------------
今天终于写完一个了,很抱歉让那么多太太和天使等那么长时间。其他的点文我都没有忘。只是只开了一个头而已。❨捂脸逃走jpg.❩

变成手机党的本人真心很谢谢有那么多人的支持。:)

手机真心烦死人了,不小心动一下就刷新,然后好不容易拷贝paste的文就消失了。

最后感谢昳大大的点文和所有大大和天使们的支持。:)

各位画触们,
来欣赏一下大触的画吧,
你们是不是被大触的画风给感动了,屈服了?
呵呵哒,我一瞬间被这位大触的言语给迷倒,什么也不想说。
玛丽苏:因为,我知道,即使我一字一万金,也绘不出你的那张画。那张画,闪耀着刺眼的阳光,就如天边的那皎洁的月亮一般。月亮的阳光太亮,如千把刀片一样,刺进我的双眼。啊!我的眼睛,我的那眼睛,被大触变成了两个突出的坡,再也见不到阳光了。

众人:妈的智障。

fuckingshit,我他妈没学过的也画的比你好你他妈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