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MD LYN

一个在各个深深浅浅的坑逗留的文笔渣
请各位大神多多指教
谢谢
琳达

【全职·伞修】一叶知秋

这片大力推存!!!写的好好。

提一下写这篇文的大大的名字:其渊也深。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临渊说伐竹取道:

#短篇完结无糖无虐【大概
#私设繁多人物性格有偏差【慎重

深秋。

梧桐叶已经铺满了古旧的街巷,枯黄色大片大片蜷曲的,萎缩在行路人或徐缓或匆忙的脚步声里,碎裂开来的声音像春暮什么豆的果荚在火里炸豁了口似的清脆又连续。

叶修又想起很久以前的那个傍晚,他最后一次退出【一叶之秋】的登录界面,然后一步一步背离那些曾经以为不能放下的过去,其实所有的无法舍弃,早在那个人走的时候就一并带走了,他死死坚守的保护的不肯抛弃的最后连自己都被抛弃了。

他屈着一条腿坐在阳台的地上,另一条腿在高高的空中来回飘荡,偶尔有风筝飞得高,或者有云从这栋楼的近处经过时,他就把脚抬高了好像真的是踩在风筝和云上面似的。

十多年了,还是一样幼稚。

再荣耀辉煌都是过去了,任他说醉卧沙场君莫笑,他也已经不是那个【君莫笑】了,时间会消磨一切光鲜亮丽的记忆直至它破碎支离变成遥远,变成能够用以前、那时候、都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来覆盖。

就像楼下那些行道树飘零的枝叶在听着过路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的足音里枯败坠萎,谁还记得最初的时候年幼的种子听那朵花说了什么。

待苏沐橙进屋发出来声响,叶修才慢悠悠地从地上爬起来,他不用问也知道她这是去看她哥了,这些年他有时候陪她一起但不进去,只蹲在外面的树下恶劣地作弄一小颗一小颗爬过去的蚂蚁,有时候想起来了就毫无征兆地直接去,半夜也去,可能带瓶啤酒,也可能是一盒糖,坐在苏沐秋对面,吃完了就回来,大多时候什么都不说,临走也不知道留一句下次再来看你,要是遇上他犯病了,跟黄少天似的絮絮叨叨一整天也不是没可能。

苏沐橙不管他,就禁了他的烟,所以他去也只能跟苏沐秋分享一盒糖了,啧,为这事他也没少遭那群看戏不嫌事多的家伙嘲笑,虽然最后零零落落的也就很少有人再抽烟了。

吃过饭两个人挤在一块儿看新闻,又出了新的游戏,宣传声势浩大,却好像没什么吸引人的东西,可能是他们都老了吧,苏沐橙侧过眸光看了一眼身边几十年的老朋友,鬓角已经蔓延了灰白。

那些落叶被踩过,本应该渺远低微的碎裂声忽然就响了起来,他忽然听到有年轻又苍老的少年声音在他耳边说。

我有两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后来,他们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

一叶之秋。

【完】

评论(2)

热度(22)

  1. AMMD LYN渊然而深 转载了此文字
    这片大力推存!!!写的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