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MD LYN

一个在各个深深浅浅的坑逗留的文笔渣
请各位大神多多指教
谢谢
琳达

点文 周江虐 胃病梗 重发

希望这次可以发出正常的东西。


再次听了评论里的建议改了一下。这次周泽楷因该没写错吧。…………


@韫欢的点文

听了一下上次发时大家的建议,改了一下。但是因为lof出问题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希望这次可以成功,格式不要错。


剧情没改,依旧如电视剧的狗血片头一样。(piaji一下又被电视剧打出门外了)


想看的话,往下翻。


不喜慎入











忙完了医院的活,周泽楷脱去自己的白大褂,在夕阳的照耀下,来到了一个车站。他在车站旁等着,等着那个人的来到。终于,在来来往往的巴士中找那人人影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了。
“江。迟了。”
“抱歉,今天作业比较多,我求我老师求了好多次让我先回家可是老师还是不让。”大学生撅了撅嘴,说道。
“ 想江…”
“我也很想你,周医生。等大学考完了,我们住一起吧,这样就不会分开了。来个自拍,”
“嗯。”
周泽楷回答道,自拍完后开始关注这位学生的脸庞。江波涛的脸长得很细腻,每个地方都有一个漂亮的线条。落日的金黄似乎染到了他的发丝上,使平时到肩头的黑棕色头发显出不寻常的柔软和轻柔;在认真地对视自己的眼神中似乎看到隐藏在内的痛,不过那神情一闪而过。
“江,回家。”
周泽楷轻轻地碰了碰江波涛的脸颊。
“嗯。”
江波涛说道。然后他们就分别走回了家。
江波涛一回家就赶紧关上自己卧室的门,坐在床上捂住自己的胃,大口的地喘气。还是不行啊。他想道,本来自己尝试着欺骗自己,安慰自己只要看到周医生他的胃就不会疼了。然并卵,他还是胃疼。
“小江,”
门外出现了敲门声。“要陪妈出去逛街吗?顺便认识一下妈的同学。”江波涛捂住肚子,努力不要让疼痛漏出自己的声音朝门外喊道:
“妈,抱歉,我今天很忙,现在如果打扰的话,可能就做不完了。”
“这孩子,”江妈自说自话道:“为了学校什么都不管了。这几天天天做作业,写东西…学校也真是的,天天给孩子这么多作业,让他还有没有童年啊!”
她叹了口气,
“孩子也长大了,也该知道自己怎么生活了,就随他去吧。”
因为有一扇门挡着,江妈并没有听出儿子语言中的疼痛,就随他去了。

听到他的母亲的脚步声远去,江波涛昏昏迷迷的找了一个垃圾桶,在自己强力控制自己的情况下,呕吐在垃圾桶中。吐完后,江波涛感到手指发凉,有种麻麻的感觉。江波涛苦笑,自己从小到大胃一直都不太好,一直在生胃病。到大学,胃病开始更严重,但他为了不要让自己的朋友和家人替他感到担忧,一直隐瞒着不说。他一直在躲避他的母亲,以作业繁多为一个借口不让她进入自己的房间看到自己是多么的狼狈不堪。他想成为母亲的骄傲而不是一个负担。他为了隐瞒他的朋友,不让他们发现自己的异常,好多次一下课就消失了踪影,躲到厕所间里面捂住肚子坐在马桶盖上几分钟。他不想让他的朋友替自己而夜夜睡不着。他唯一没有逃避的人,到目前为止,只剩下了周医生,一位颜值很高,话很少的年轻医生。第一次见面,江波涛就被他吸引住了。在所有他得放手的人中,周医生是他最不愿意放开的。江波涛爱周泽楷,他也知道周医生爱他。但是江波涛知道他某一日,为了不让周医生怀疑他的病情,他也得逃避他。那一日,随着他的病情的恶化,也在不断靠近。

周泽楷第二天早晨一起来,医院就打电话来说有已经一大堆病人约他看病。周泽楷就连早饭都没吃,赶到了医院。到了医院,他穿过人海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将资料准备好,助听器准备好。消化内科自从他来了后就突然变得很火,甚至会有许多没有病的妹子和汉子以生病为一个借口来看他。也就不过是跟他表白或是想要让他多看自己几眼。这些人都被他都回拒了。在遇到江波涛前,他从来也没有喜欢过任何人。江波涛来到他的世界时他就对自己做过誓约:他要用自己的一生来爱江波涛,不管发生了什么。自己的工作室门被打开,第一位病人走了进来。

江波涛忍着痛,远远地跟着着周泽楷,跟到了医院,然后看着他消失在人群中。想到他们以后可能再也碰不到面了,就一阵心酸。
“再见,周医生,对不起,我爱你。”
他捂住自己的腹部,转身离开了医院,到外面去叫了一辆出租车,回了家。可是当他站在自家门口的街道上,他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然后脚一软,摔倒在地上…

我身体难道已经这么虚弱了吗?

这是江波涛在昏迷前最后一个念头。

江波涛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在一个雪白的病床上。旁边有许多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可是没有一个是周泽楷。再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上就被刺了许多针管。其中一个医生说:
“这位病人,你瞒着自己多少年了?”
江波涛努力用脑子去回忆。但是随着每个思路,胃又开始疼了。
“嗯…15年了吧。”
那位医生听了,轻轻的摇摇头道:
“我想也是,你生的是萎缩性胃炎。一般性这种胃炎不会出现在年轻病轻的人身上。而且一般会在病了十年以后才会发生。你又在一直隐瞒自己,导致自己现在的样子。”
江波涛点了点头,问道,
“你为什么要问这些?”
“因为我们认为了解病人的身体状况和心理状况能够更好地将病人治好。”
那位医生说道,
“剩下的人先撤退,不要给病人任何压力。”
他对围绕着江波涛的人叫道。那些医生和护士们全都撤退了。
病房中只剩下他和那位医生。
“你好,我是一位心理医生,我只会陪你一会儿,然后我就要退休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位心理医生问道。
“江波涛。”
江波涛说道。
“那江波涛,你自从自己晕倒以后,还能记得以前发生的事情吗。如果可以的话能跟我简单叙述一下吗?”
“嗯。”
虽然每次回忆以前发生的事会有一阵抽痛,但是江波涛最终还是将发生的一切跟那位医生讲了,但是省去了他对周泽楷的感情。听完他的话,那位医生脸上闪过一阵怀疑,
“江波涛,你确定这是你故事的全部?”
“是,是的。”江波涛说道。那位医生叹了口气,继续问道:
“那你有没有爱或爱过的人?”江波涛深吸了口气,

有啊,他叫周泽楷,他是我的恋人,他是一个胃病医生,他是我的活下去的意义,但是因为我不想让他知道,因为我爱他爱的痴迷,因为我不想让他痛苦,因为我不想让他恨我,因为我在逃避他。

然而他却又将周泽楷给省略掉了,
“有啊,我爱我的父母,我爱我的朋友,我爱我的同学。”他说道。

对不起啊周医生,是我太自私,是我太贪恋,导致今天的结果。忘了我吧,忘了我们之间所有的感情吧。我让你着急了,我让你伤心了;我,失败了。

“那你认不认识一位叫做周泽楷的医生?”
那位医生又追问道。江波涛的心脏似乎跳了一拍,他的脸瞬间红了。
“你,—你怎么知道周医生的?”
“当时你的手机落地后,跳到了你和周医生的聊天。为了了解详情,你和周医生的聊天记录被翻了一遍。所以可从手机中的聊天内容看出他是个对你很重要的人。”
心理医生解释道。
“噗。啊—痛。”
江波涛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他想吐槽,但是腹部又开始发疼,身上又有那种麻麻的冰凉感,江波涛将头往枕头上挪了挪,试着将被子往上拉一拉,但是被输入管的针头扎了一下,一阵睡意突然袭了上来。心里医生看着他的样子叹了口气,
“病情还在恶化呢。你怎么还这么勉强自己?…算了,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江波涛将眼睛闭上。就当他要进入沉睡中时,他似乎听到那位医生说:
“我求你替我做一件事:不要放弃爱情。要为你心中的那个人努力,为了能够再见他一面而拼搏一切。”
然而当时他脑海中只出现了一句话:

那如果我,作为他的影子的我,已经放弃了呢?


周泽楷下了班,走到公交车站等江波涛。等了一班又一班,江波涛一直都没出现。他赶紧打开手机,发短信给江波涛,等了十分钟一直都没等到江波涛的回复。周泽楷很心急,平时给江波涛发短信几乎就是秒回,周泽楷再打电话给江波涛,打了十多个电话,几乎都是
“…手机已关闭,请稍后再拨”
和忙音。
周泽楷愤怒地将手机摔在地上。周泽楷开始问路人,但是因为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不好,路人一般都要等他问了三遍以上再摇摇头,离开。这时一位在看报纸的人问他:
“你说的那个江波涛,是不是一位大学生?”
“是。你认识?”
周泽楷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但等他听完那位司机说完,他整个心都凉了。江生了胃病,还很严重;江为了他而伪装,江在医院急诊。。。
“借一下你的车,我得赶快去江的医院。”
周泽楷对那位司机说道。
“这位先生,我建议你等一等。我们现在需要将所有的事情给弄清楚,否则在这之前做的事情都会变成徒劳。”
司机对他说。虽然很心急,但是他知道那位司机说的是对的。周泽楷微微点了点头:
“明早七点见,晚上查资料,早,见面,再见。”
那位司机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好。”
然后他们就自回自家了。周泽楷回家后,手机开始震响,医院打过来的。
“周医生,从明天开始,上司叫你呆在医院不要走,我们医院有一大堆胃病病人需要急诊,请你火速赶到。”
“但我有一位朋友…”
周泽楷刚要说他得找江波涛,但是他上司的声音把他打断了。
“我们现在人手不够了,据猜测这一堆人得了一个很易感染的病毒,如果不早点救他们,可能他们会感染到别人,这样就麻烦了。周医生你也是我们当中最了解胃病胃炎胃癌的,没你的帮助,可能所有的人都会痛苦死去。”
“爸,江,他…”
周泽楷想起江波涛。
“江什么江!你每天就想着你的江!我告诉你周泽楷,如果这100病人中有一位病人因为你和那个江波涛的关系而死去,你这件事后就再也不许和那个人见面!”
周泽楷的手机从手中一滑,摔倒了地上。
“好的,爸,我来。”
周泽楷轻轻说道。眼泪情不自禁地落了下来,打湿在手机上,打在手机屏幕上那个笑的如一切都还完好无事的脸上。他捡起手机,最后试一遍打电话给江波涛,当最后忙音时,他用语音在短信中跟江波涛说了最后几句话。然后就跑到了医院。

江波涛被手机不断的铃声给吵醒。
“这位病人,需要我帮你把电话给关机吗?”
“不用,可以给我看下吗?”
“这位病人,你还需要休息,不能过于勉强自己。”那位护士担心地说道。
“我没事的。”江波涛坚定地回答道。那位护士半信半疑地将手机给他。江波涛打开手机,发现有20个未接来电,30个语录,有20几个都是周医生发的。江波涛翻过了每一个语录静静的听着富有磁性,温柔又坚定的声音。
“江,你在哪儿。”

“江!不要开玩笑!”

“江,你没事吧。”

“江,我保证如果现在你出现,我再也不会伤害到你,回来吧。”

“江,回答我!”

“江,我爱你。”

“江,我们回家吧。”

“江,不要离开我。”



江波涛苦笑着看着这些短信语音,富有磁性的语音忽高忽低,忽响忽轻,似乎要将自己的心声全都灌输到这些简单的字中。看到最后,回了一句,
“…嗯。”

只不过我回不了家了而已。他想道。


周泽楷赶到了医院,然后就被一堆人推入了房间。那些病人的脸色都很差,要不捂着肚子,要不是就是不断呕吐在准备好的桶上。房间里面有一股呕吐的酸臭味。看着这些病人,周泽楷又联想到了江波涛。

江,你现在的病情到底比他们好,还是比他们还要差呢?

周泽楷开始忙活。他开始问病人问题,然后经过问题后的答案来寻找对抗病毒的办法,他忙了一整个星期,随着病人的数量在不断的增加,他的睡眠时间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少,但是他还在努力地工作,只求自己在干完一切时,能够再次看到江波涛。逐渐地随着他和其他医生的努力,有些病人病情开始好转,病毒通过了很多次试验,最终在四个星期后,探索室的人找到了治疗病毒的方法。一百五十个人的病在迅速地好转。周泽楷揉了揉眼睛,露出疲惫的笑容。

江,要是你就是那一百五十个人的其中一人就好了。


“小江!”
听到母亲的叫唤,江波涛缓缓地睁开了眼。母亲用哭得红肿的眼睛看着他。
“妈?”
江涛涛问道
“小江,我的小江。哎,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你从小就是一个很乖的孩子,什么都不肯让父母担心。你一直都是妈妈的骄傲。你从五岁开始就开始自立做人,什么包袱都为你妈担起。妈妈很感谢有你这样的孩子…”
江波涛的妈妈梗咽了一会儿,然后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对江波涛说道:
“小江,你如果死了,请记住:你是你妈的骄傲!”
然后出乎意料地在江波涛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离开了病房。江波涛看着自己母亲的背影,对自己越来越痛恨。
“我真是个笨蛋!”
他轻声又愤怒地对自己说道。他握紧拳头,用力地捶打床,
“上帝啊,你为什么要创造我这个无用的人!你为什么要我给最心爱的人痛苦!你到底是要干嘛?像看喜剧一样看我们痛苦吗?”
胃开始剧烈地疼痛,江波涛开始大量的喘气:
“那我活着干嘛!活着也就是一个人偶,还不如死呐!”
他继续撕心裂肺地叫喊道。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白床单上,如被吞没一样地消失了。他用力扯了一下氧气面罩,面罩随着他的扯拉落到了地上。他忍着全身的痛坐了起来,握紧的拳头已经变得湛白。“上帝!我告诉你!即使我是一个影子,即使我是个废人,我也不会当你手下的玩偶!”
他听到在他身边的护士小姐的惊叹和拨电话的声音,他已经不想管了。

真是的,上帝你不就是想看我受苦吗?

江波涛轻笑了一声。

我死给你看好了。

他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手脚冰凉,胃还在隐隐作痛。

这就是死亡吗?

江波涛问自己道。

然后他的视线一黑,突如其来的嘴唇上的温暖后,身体沉入无限黑暗中。


周泽楷收到护士小姐的电话,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赶到了江波涛的医院中。他一打开门,就看到江波涛口罩没了,从忽的坐起来到再次摔倒在床上。他看着江波涛的嘶吼,他看着江波涛的痛苦。等江波涛再次倒下去的时候,他才想到要走到江波涛的身边。看着清秀的脸上违和的伤痕和干裂的嘴唇,周泽楷俯下身子,温柔地吻了江波涛的嘴唇,就如童话中的王子亲吻睡美人一样。

只是睡美人没醒。
“江…再见。”
“…”


发完了。

上次很对不起大家,又把周泽楷写错又没弄好分段。(好吧这次也没有…)

好一些吗?格式上?

评论(13)

热度(23)